搜索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热点 > 民生热点 >

躲在幕后的黑老大:暴力惩罚违规成员、协调减轻犯法成员罪责

发表于 2020-09-21 12:17 | 查看:



  组织成员违反“帮规”,会被他暴力惩罚 组织成员犯法,他帮忙协调减轻罪责 所有犯罪事实最后都密集指向同一个人

  锁定躲在幕后的“黑老大

  

躲在幕后的黑老大:暴力惩罚违规成员、协调减轻犯法成员罪责


  ●搁置案件不处理、刑事案件降格处理,正是这些“出奇料理”助长了这个犯罪团伙的嚣张气焰。对办案中发现的保护伞线索,检察机关及时移送有关部门处理。

  ●检察官对40余本卷宗察微析疑,针对审查中发现的证据短板列出详细补查提纲,引导公安机关进一步搜集、固定、完善证据,共形成补充侦查卷宗60余册。

  ●公诉团队用扎实的证据链展示每一起犯罪事实的来龙去脉,并揭示了在这个组织中唐某作为组织、领导者,在背后所起到的策划、指使作用。

  “我那惨死的儿子终于能闭上眼睛了!”得知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,山东省巨野县农村年逾古稀的徐老汉老泪纵横。

  2020年1月6日,经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唐某等24人涉嫌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案一审判决,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;其余2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二年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唐某等人对一审判决不服,提出上诉。近日,菏泽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维持原判。

  15年前,徐老汉唯一的儿子在唐某的俱乐部打工,因被怀疑偷了摇头丸,被唐某的侄子打死,并将尸体绑上石头装进麻袋抛入黄河。

  提前介入,补强证据短板,挖出保护伞线索

  2018年6月,牡丹区检察院接到公安机关的商请,希望对一起涉黑案件提前介入。接到商请后,该院立刻指派业务骨干到公安机关引导侦查。公安机关以唐某等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立案侦查,检察官在提前介入的过程中,发现认定唐某等人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证据尚有短板。

  办案检察官马永刚告诉记者,认定“黑社会性质组织”需要符合四个特征:组织特征、经济特征、行为特征、危害性特征。

  年近不惑之年的唐某,1992年被分配至巨野县某工商所工作,工作之余混迹于社会,以教授“梅花拳”为名收“徒弟”,案发后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

  1998年5月,因妻嫂在集市与人发生争执,唐某纠集9人携带砍刀,在闹市公然行凶将人砍伤。此后,他常因一言不合就对他人拳脚相向,身边陆续聚集了一帮社会闲散人员,多次实施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行为,成为当地一霸。

  “唐某等人有固定的成员,长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,危害当地经济、社会生活,但现有证据认定唐某等人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还有欠缺,因此我们严守证据标准,不拔高、不凑数,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唐某等人批准逮捕,引导公安机关继续补充侦查证据。”马永刚介绍。

  唐某敢于如此猖狂,并非毫无缘由。

  2004年,唐某带领朱某等三人,在巨野县人民医院护士办公室内,非法拘禁并殴打送伤者到医院的汪某,汪某同村的民警王某也遭到辱骂,王某亮出警官证后被朱某撕毁扔在地上,并被摔倒在地骑在身上殴打。王某、汪某到公安机关报案,案件竟然被搁置。

  2007初秋,唐某无故殴打袁某,并打电话挑衅袁某好友张某,双方约定到唐某公司楼下斗殴。唐某组织50余辆车、100余人携带砍刀、棍棒蓄势等待,张某未敢组织人到现场。巨野公安机关获悉后,立即组织人员到现场制止,当场扣押车辆两辆,砍刀、棍棒若干,行政拘留3人;同年中秋节前后,因儿子与别人发生争执,唐某带领“徒弟”十余人将对方打伤,并纠集八九十名“徒弟”,持钢管、木棍伺机斗殴,对方惧怕不敢回应。唐某随即安排两名徒弟到公安机关投案“顶包”,仅被行政拘留,案件被降格处理。

  搁置案件不处理、刑事案件降格处理,正是这些“出奇料理”助长了唐某等人的嚣张气焰。对办案中发现的保护伞线索,检察机关及时移送有关部门处理。

  服刑期间还在收徒发展组织

  2018年9月26日,唐某等人因涉嫌黑社会组织罪被当地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。

  记者了解到,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对40余本卷宗察微析疑,发现组织特征、经济特征证据仍有欠缺,针对审查中发现的证据短板列出详细补查提纲,引导公安机关进一步搜集、固定、完善证据,同公安机关保持实时沟通联络,采取“随时反馈、及时补侦”的策略,补查证据随时移送,检察官及时引导侦查方向,共形成补充侦查卷宗60余册。

  组织特征在证据上存在一个短板,那就是唐某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,于2008年被判入狱,2014年出狱,7年间很多“徒弟”慢慢散了,这7年该组织是否中断,直接影响到该组织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;唐某的辩护律师以此为由,认为该组织没有延续性,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;并且唐某很少亲自出面,都是指派“徒弟”动手。

  “撬开掩盖证据的铁板,需要检察机关打一场硬仗。”菏泽市牡丹区检察院检察长时维建说。

  在审查案卷的过程中,办案检察官赵艳婕发现了一个细节,有证人提到唐某在狱中也收过“徒弟”。狱中还在收徒,组织何来中断?赵艳婕立刻引导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唐某的服刑情况。

  “我是在监狱服刑期间拜师的,在狱中拜师的还有几个人,有我们监区的,也有其他监区的,还有几个小混混也跟着三叔(唐某),我们伺候他起居,给他叠被子、挤牙膏、递毛巾。”

  经查,唐某服刑的7年间,身边聚集了一群“小混混”。

  唐某入狱7年,其组织并未停止发展,而是以其入狱服刑为分界点,分为三个阶段:入狱前即纠集团伙,狱中7年为组织扎根期,出狱后组织迅速壮大,众多服刑人员纷纷投入其麾下,最终形成以唐某为首的多层塔式结构黑社会性质组织。

  为加强对组织成员控制,唐某收徒时都要举行正式拜师仪式,有见证人、主持人,“徒弟”要在拜师贴上签名、焚香发誓并磕头向“师父师娘”奉茶,“三节两寿”举行大型聚会,不参加将被在微信群中点名批评,超过次数则被组织开除。组织成员违反“帮规”,会被唐某暴力惩罚;组织成员犯法,唐某帮忙协调减轻罪责。

  “我们坚持‘在办案中监督,在监督中办案’的宗旨,不拔高,不凑数,对公安机关报捕的7名不符合涉黑成员特征的犯罪嫌疑人依法不予认定,彻底查明了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。”该院第一检察部主任桑丽介绍道。

  案件办理过程中,针对刑事案件降格处理、搁置案件不处理、某派出所副所长给唐某等人通风报信、帮助逃避处罚,沦为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的情况,检察官及时向该县公安机关发出强化监督制约的检察建议。公安机关第一时间给予回复,相关人员被立案批准逮捕1人,纪律处分7人。

  制作思维导图,证据指向“黑老大

【详细】
随机为您推荐
热门内容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Tag标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20 pc蛋蛋回血群 版权所有  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