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金融 > 热点股票 >

抱团养老的现实真相

发表于 2020-07-25 14:52 | 查看:



  朱老师夫妇和两位新客人一起吃饭。本版图片均为资料片

  朱老师夫妇和两位新客人一起吃饭。本版图片均为资料片

  抱团养老基地,朱老师的小别墅。

  抱团养老基地,朱老师的小别墅。

  一面是接连退出的老人

  一面是高涨的民间热情

  “抱团养老”这种新型养老模式其实并不新。早在2017年就有了关于“抱团养老”的报道,彼时,浙江杭州13位老人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近半年的案例,被认为是我国最早的抱团养老的样本。

  在我国老龄化加速的今天,抱团养老有其价值所在。国家统计局2016年统计公报显示,截至2016年底,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达到2.31亿,占总人口比重达16.7%,其中,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有1.5亿,占总人口比重达10.8%。而与此相应,我国家庭结构趋向以核心家庭为主,面对养老,普遍存在儿女忙于打拼无暇顾及老人,无法提供足够精神支持的情况。对于这种情况,抱团养老在一定程度上能作为解决方案。那么,在现实推进中,抱团养老是什么样子的?

  抱团养老的

  捐了

  最近,“‘抱团养老’15年后捐楼”的新闻爆出,引发网络热议。1999年,退休医生浦逸敏和朋友凑钱买下了上海嘉定葛隆村的一栋小楼,命名为“慈舟养老院”,从2000年开始,一群老人开始在这里“抱团养老”,最多的时候,有20多人一起住。刚开始,村书记对他们进行了跟踪观察,发现老太太们真的很好之后,也就放心了。抱团养老期间,周围的原住居民也会过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,做饭、装修、送水果等,浦阿婆也用自己的专业技能,为村民提供医疗帮助。后来,有的人去世,有的住进养老院,有的回家和儿女同住,最后浦阿婆也离开这里,住进了养老院。15年后,她们决定把小楼捐给村里。

  和好相处的人一起生活

  朱老师和老伴王阿姨住在200多平方米的杭州郊县的三层农家小别墅,长年孤独。直到推出抱团养老后,小别墅忽然之间成了一块“胜地”,来自全国的客人到访不停,这才热闹起来。

  他们有一儿一女,但都在外地,工作也忙,平时感觉很冷清。所谓“抱团养老”,就是要邀请其他老人(最好是两口子)到他们家里,一起过寻常日子。

  2017年5月,朱老师开始推出抱团养老,媒体有过很多报道。但今年一场新冠疫情,让抱团养老不得不按下暂停键。直到今年5月11日,朱老师迎来了两位新客人。一位是北京人,一位是上海人,都是六七十岁的大伯。

  朱老师本名朱荣林,原是浙江杭州瓶窑郊区的一个普通老人。因之前教了一辈子书,大家习惯叫他“朱老师”。老伴王阿姨比他小五岁,曾经是化工厂厂长。

  这次来的两个客人,北京人姓左,上海人姓王,两位大伯各自入住了三楼一个房间。就是他们四个,掀起新一轮抱团养老。这比之前巅峰期十几个人同住时的规模小了不少。

  中饭前,王大伯和左大伯都在整理自己的房间,被套、薄棉被是他们自己带的,另外还带了些换洗衣服。

  左大伯个头不高,人很文静。他住南面的大房间,2000元一个月。整理好房间后,打开台式电脑,满屏红红绿绿的数字,是股票指数。“现在这个行情很难跌下去了,”他说,“我下手了。”一旁的朱老师竖起大拇指,说72岁的左大伯是中老年人的“股神”级存在。

  左大伯说,他不愿跟女儿、女婿住一起,“跟子女在一块实际上给子女添麻烦,身体允许的话,出去住,双方都会愉快。”但此前因为要帮忙照顾两个外孙女,他们还是和女儿住了很长一段时间。直到在微信上看到抱团养老的消息,左大伯有了主意。

  那天,他特意赶到瓶窑考察,当场下了决心。“朱老师人很诚恳,非常大度,相处起来很愉快。找一个相处愉快的人不容易。”左大伯说。

  11时30分,王阿姨叫他们吃饭。上海来的王大伯整理好房间走下来吃饭,满头大汗。他今年75岁,住在三楼最小的那间房,700块一个月的房费。小房间是他主动要求的。

  在饭桌上,王大伯谈笑风生,谈及参加抱团养老的原因,子女都在西安,他说上海就他一个人,太孤单。“我这个年纪,到敬老院还没必要,抱团养老自由、热闹。”

  王大伯不似左大伯爱炒股,他喜欢下厨。之前很长时间就是单位厨师。刚好,抱团养老也需要有人懂厨艺。

  朱老师席间宣布,第二天还有一对杭州夫妻加入,之前,他们都已经看过房子,钱也付了,男的以前是部队医生,女的是护士长。他们有个女儿,很早嫁去了美国。“他们都是好相处的人。”朱老师说。

  那些“旧人”为何要离开?

  在采访中,朱老师反复念叨,左大伯现在的房间,以前是老蒋住的,老蒋是他“亲密的战友”。他觉得老蒋这次来不了,有些可惜。

  自从2018年“入团”以来,到疫情前才离开,老蒋是“抱团”最久的一个。老蒋本意并不想离开,只是身体不允许。年后,他动了大手术,行动不方便了。疫情后,他曾过来看望了朱老师,还特地交代,要把抱团养老事业继续搞下去。

  和老蒋一样,这三年来,抱团养老来来往往的人多了,朱老师也难免麻木,有些人记得,有些人开始慢慢淡忘。

  让他算一下过去总共有多少人参与抱团养老,他说算了,懒得统计,“最短的才住了一个月,说是要回去抱狗。”

  王阿姨却记得蛮清楚,她掐着手指开始回忆:“一开始连我们五对夫妻,后来再加入荷花、向阳花、老蒋他们一对……一般是走了一对又来一对,有时候是一个人,原先抱团养老过的,总共加起来近30个人。巅峰时期是13个人一起住。”

【详细】
随机为您推荐
热门内容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Tag标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20 pc蛋蛋回血群 版权所有  

回顶部